?

您的位置: 首頁 > 資訊中心 >  財經要聞

財經要聞

地方融資平臺轉型在即 “頂層設計”有望適時推出

發布時間:2017-06-15 10:32:33

地方政府債務監管“高壓”態勢之下,融資平臺如何轉型?

6月13日,重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對外公開《關于加強融資平臺公司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》。

重慶這份文件,是今年“動真格”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行為以來,首份省級政府層面直接規范融資平臺的文件。

有西部地市級融資平臺公司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融資平臺公司轉型核心問題之一,在于存量債務包袱怎么處理,這需要政府有“頂層設計”方案。

重慶的方案針對這些核心問題作了明確規定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,相關部委已起草了融資平臺轉型方案文件,且在地方征求過意見,針對地方融資平臺的規范性文件有望適時出臺。

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,今年以來,已有江西、廣東、四川等多省發文規范融資平臺債務管理,均明確融資平臺公司不再具有政府融資職能,推動有經營收益和現金流的融資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改制。

規范存量債務處理

去年下半年以來,地方政府債務監管呈現“高壓”態勢。今年初,部分地方政府、金融機構違法違規舉債融資行為受到處分,繼續對外釋放信號,查處地方違法違規舉債“動真格”了。

今年4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就維護國家金融安全進行集體學習之后,防風險被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。此后,中央部門“排雷”地方債、“開前門堵后門”的文件不斷下發。融資平臺公司身處其間,是重要的被規范對象。

此次重慶發布的文件,對融資平臺分類轉型方向、存量債務分類處理、政府注資行為等都進行了明確的規定。上述地市級融資平臺公司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2014年清理甄別地方存量債務時,融資平臺公司替政府公益事業項目舉借的債務,部分并未納入到政府存量債務中,仍以公司債務的形式存在。這部分債務包袱,是融資平臺公司轉型必須要面對的問題。

對于這部分存量債務,重慶的文件作出了明確規定:“各區縣(自治縣)人民政府、市政府有關部門和有關單位要逐筆清理核實,按照與融資平臺公司簽訂的合同協議約定,履行配置資產、授予特許經營權、支付政府購買服務及財政補貼資金等責任。對以內部文件、會議紀要等方式委托融資平臺公司實施的公益性項目,要補簽合同、協議,完善相關手續,明確政府和融資平臺公司的權利、義務關系”。

融資平臺轉型之后,承擔公益性項目建設任務的,政府相關責任也加以明確。重慶文件指出,“明確承接政府委托實施基礎設施、公用事業、土地開發等公益性項目建設的單位,鎖定單位名單,實行目錄管理”,政府部門“要按照權責對等的原則,與公益性項目建設單位簽訂規范的合同協議,明確雙方的權利、義務,并按照合同協議約定切實履行責任”。

平臺公司轉型在即

多省已經注意到對融資平臺規范管理的迫切性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,僅今年以來,江西、廣東、四川等多省,均有下發相關文件。

如今年1月份,廣東省財政廳印發《關于嚴格執行地方政府和融資平臺融資行為有關規定的通知》,明確規定“取消融資平臺公司的政府融資職能,推動有經營收益和現金流的融資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改制”。

今年2月份,四川省人民政府《關于進一步加強政府債務和融資管理的通知》,也明確指出要推進融資平臺公司轉型,轉型出路大致分為三類:一是主要承擔公益性項目融資功能、沒有實質性經營活動的融資平臺公司,應在妥善處置存量債務、資產和人員等基礎上依法清理注銷;二是對于兼有政府融資和公益性項目建設運營職能的融資平臺公司,剝離其政府融資功能,通過兼并重組等方式整合同類業務,推動融資平臺公司轉型為公益性事業領域市場化運作的國有企業;此外,對于具有相關專業資質、市場競爭力較強、規模較大、管理規范的融資平臺公司,剝離其政府融資功能,在妥善處置存量債務的基礎上,轉型為一般企業。

財政部駐湖南專員辦今年曾表示,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進行深入跟蹤調查,發現2015年以來地方融資平臺公司債務規模仍然呈現出快速擴張的趨勢,融資資金基本用于地方政府公益性項目或存量政府性債務借新還舊,償債高度依賴地方政府項目投資撥款或補貼支出。同時,融資平臺公司轉型緩慢,市場定位不清晰。

財政部駐湖南專員辦給出的建議是,對融資平臺可實行名錄制管理,以歷次債務清理掌握的融資平臺公司名錄為基礎,建立融資平臺公司數據庫,并且分類推進融資平臺的轉型。

有地方財政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融資平臺是一個統稱,現實中平臺公司可以叫任何一個名字。進行名錄管理有一定難度,之前銀監會曾有地方融資平臺公司名錄,但是名錄之外,地方還可以成立很多類似這樣的平臺公司。

但融資平臺具有類似的特點。重慶市這份文件對融資平臺公司的界定是,“由市和區縣(自治縣)人民政府及其部門、單位等通過財政撥款或注入土地、股權等資產設立,承擔政府投資項目融資功能,并擁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,以及接受政府委托等方式實施公益性項目建設的國有單位”。

未來全國層面規范文件有望適時出臺。不過,多位融資平臺公司及財政系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融資平臺轉型從2010年就已提出,2015年新預算法實施后,也曾著力尋找轉型出路,但不少融資平臺公司轉型仍存在困難。此外,地方政府債券、PPP等合規舉債融資渠道,是否能滿足地方政府融資需求,也是普遍的困惑。

? 齐鲁风采30选5